_哑忍

「周叶」掌纹02

扇下眠森:

叶修倒一点没觉得不对,会议室里的空调开得刚刚好,这人已经舒服得软不拉叽,大爷一样歪着头靠在转椅上听喻文州讲解行程安排。周泽楷悄咪咪地抬眼去看,就看见叶修突然皱了眉毛,单薄莹白的爪子移到了裤兜里,几经摸索,摸出一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儿。 


是一部手机。


毕竟是要出国打比赛, 被强制性配备了通讯设施的叶修也表示了理解,不过大多时候手机都被他关着扔一边,而且是不提醒就不会带的那种。


这个皱眉掏黑鸟的行为,看来是被硌着了。


于是周泽楷就看见叶修特别嫌弃地瞅了两眼那部手机,然后甩手就扔会议桌上了。喻文州这边还在讲集训安排,告知大家在明天正式训练之前都没什么事儿,接下来可以自由安排时间,这话说完也就代表大家可以散了爱干嘛干嘛去吧,立竿见影屋子里的人就开始以勾肩搭背牵起双手你追我赶的花样造型鱼贯而出。


于是周泽楷就看见叶修特别慵懒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甩手就推门出去了。


“……叶……”


他这儿还没有“叶”完,就被关门的声音打断,周泽楷看着桌上那部手机,陷入今日第五次愣神。


 


这种愣神状态一直持续到周泽楷回到五楼的房间,他一边刷房卡开门一边觉得稍微有一点点喘,才反应过来他刚才是愣着神爬楼梯上来的。


房间确实很宽敞,带空调,小客厅摆着软布沙发小茶几,地上还铺着毛绒地毯,竟然还有一台电视。跟他一间的是方锐,人大概是在训练室还没回来,周泽楷就先收拾整理了行李箱,他站在窗帘边上犹豫了会儿,决定还是再次出门去找叶修把手机还了比较好,但转念一想又不对,他知道叶修一个人住一间,但并不知道住的是哪一间。


看来一时半会儿还还不了,不过大家都圈在这儿呢,明天再还也不是不可以。


于是周泽楷去开了电脑,接着把U盘拿出来,备份视频。


手机是叶修的,视频是从叶修那儿拷的。


 


叶修。


 


这个名字一蹦出来,周泽楷避无可避,终于还是无法抑制地开始琢磨起来了。


荣耀前后第一人,头衔就差一个字,但很不巧很可惜,周泽楷跟叶修本人的接触,实在是少得令人有点惆怅。他完全,根本,简直,一丁点都不了解叶修这个人。叶修在荣耀里站得那么高,周泽楷对他尊敬和钦佩是有的,不过要说崇拜和憧憬也确实言重了点。他除了知道那些是个玩荣耀的都该知道的叶修的光辉事迹,对这人的印象也就只限于比赛场上得到的那点不算多的直观感受。


强大,从容,临危不乱,出人意料。


几乎都是正面向的词汇,硬要说点不美丽的,那就是心脏呗。不过这个他感受得还不算太深刻,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修行还不是很够。


但问题是,毕竟那还是在游戏里,虚拟世界不能和现实划上对等,图片仅供参考,要以实物为准,这是幼稚园小屁孩都懂的道理。比如现在,虽然其实叶修也没做什么,不就赢了他得了冠军,堵了他两次话,再拿他堵了黄少天的嘴,然后忘了个手机在他这儿,而已。但究竟是为啥,就能这么精准地拍他一头呢?好在意啊。


周泽楷其实没反应过来,他实际上是中了名为“被叶修抢走冠军我好不甘心”的僵直弹并被持续暗示DeBuff中。虽然他刻意忽略了黄少天这等在烦人界树立了无数丰碑的画风清奇类选手,但是真相就是,他已经成功加入了黄少天张佳乐等无数被叶修抢走冠军的人一起拼好的豪华套餐之中——至少精神上有72.36%已经加入坐好了。


但实际的实际上,被叶修抢走冠军,也没什么好纠结的,输赢兵家常事,何况这次也输得挺心服口服,但偏偏在你与某人不算熟悉的情况下,反而会着魔一样多去注意这人。现在周泽楷应该就是进入了这种情况。


 


所以这么莫名其妙地在意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周泽楷要是能想通那才是奇怪。


 


算了。他想。周泽楷开始集中精神认真观看资料视频,不一会儿就支起下巴身体前倾,显然已经顺利过渡去了另一个频道。


在正式开始训练的前一晚,按照常规流程大家该去一起吃个晚饭什么的,果不其然,在周泽楷仔细过了两遍文件名为“01”的比赛资料视频之后,就收到了喻文州发来的集合短信。


他刚滑开锁屏看了一半,那边桌子上摆着的叶修的手机也“嗡嗡”地震动起来,周泽楷拿过来一看,一样的短信内容。


 


这边叶修安排完了琐事,也是拖着行李箱回房间,上四楼,走到底,刷房卡,推开门,环扫一遍房间,一时叹为观止。时代在进步,如今连打游戏的生活也开始萦绕起腐败的气息。


叶修一边感慨着一边拖起箱杆挪进门,开电脑,摸烟点上,一气呵成。B市七月初的天气干燥闷热,他这个在H市呆惯了的人一时间觉得有点干得慌,一根烟完,叶修决定还是先洗个澡。


等他神清气爽T恤七分裤从浴室里出来,正好周泽楷来敲他的门。


 


叶修把门打开,看见来人也是明显地怔了一下,随即笑起来:“小周?”


门扉开合掀起的一小阵风把周泽楷脑门儿前的刘海吹得飞了一下,他稍微往后退了一步,把叶修的手机从兜里拿出来放在手掌上递过去:“前辈的。”


叶修顺着他动作往人手上一看,瞬间了悟:“啊,手机,是我的,谢了啊小周。”说着冲着周泽楷又是一个笑,“哪儿捡的?”


“会议室。”


叶修似乎是回想了下,一边伸手来接手机,他指尖还带着温热的水渍,指节收拢时不可避免地沾到了周泽楷的手上。掌心微潮,周泽楷一讶,这才把注意力放到叶修整个人身上。


皮肤很白,身形单薄,一看就是缺乏锻炼的体力战五渣,再看这个沾着水珠乱翘着的短发和这个全身白雾腾腾的效果,应该是刚刚洗完澡。


周泽楷莫名其妙地突然觉得有点尴尬,这么杵着也不太好,他垂下眼睑,老老实实:“没事,先走了。”


叶修当然不拦他,捏着手机给他挥了个手:“行,小周慢走啊。”说完就打算关门。


周泽楷一看这架势突然灵光一现,他赶紧伸手把住门框阻止了叶修这个关门的动作,叶修被这突如其来地一挡,也挺惊讶地看过去,语调是自然的微扬:“嗯?怎么了?”


“……短信。”周泽楷尴尬得耳根都有些泛红,“晚饭,一起。”


“短信?”叶修把手机解锁滑块滑开点开短信,随即了然,“行知道了,麻烦你了小周。”


“没事。”周泽楷小幅度地摇了下头,这回是真准备撤退,刚走了两步,结果叶修把他叫住了。


“小周你是住五楼?”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问这个干嘛,他点头。


“哦,行,那算了,总不能让你下来等我一起。”


???


周泽楷有点迷,不过叶修又是冲着他笑了下,挥挥手接着“啪嗒”一声关了门。


 


啥情况?


周泽楷在四楼的走廊上呆了半分钟,再次爬楼梯回了房间。


 


其实叶修是想待会儿不如凑巧一起下楼集合,这个后辈天赋异禀技术过硬,多交流交流也不错。不过确认了周泽楷住五楼,让人专程下来敲门捎上他一起走,确实也不太科学,所以就作罢了。


可周泽楷显然不能GET到这来去如风的脑回路,他总觉得,叶修好像是想对他表达点什么,但是到底是想表达点什么呢?迷,真迷,特别迷。


 


于是等到晚上六点半所有人下楼集合准备上街讨饭的时候,周泽楷就顺理成章凑过去跟叶修搭了话。


周泽楷找人搭话,过程无非也就是“嗯啊哦”分别来一次,叶修在他“嗯啊哦”之后还没来得及做出合理应对,就被“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哦哦哦哦”的黄少天抢走了先机。


 


“老叶老叶老叶!吃完饭我们回来PK吧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今天下午我试了机子开荣耀顺溜得像打滑!可顺畅了!手感一级棒包你开游戏摸鼠标敲键盘之后就会爱上这丝滑如水一般的完美感受!然后舍不得离开竞技场心甘情愿与我大战三百万回合然后让我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行云流水般并拢手掌捂住耳朵张口就来:“噪音扰民了啊前面乱停乱放的小绵羊报警器都响了啊还有没有人管了啊。”


周泽楷是肯定不可能插话的,因为他不可能插得进去。叶修倒是很照顾他无法加入话题的寂寞无助感受,特别贴心地脚下一转捂着耳朵就从他身后绕过去,把他当成隔绝黄氏噪音的天然屏障。


“靠靠靠叶修你躲什么躲躲什么躲!滚出来滚出来滚出来!”黄少天被周泽楷挡着无法顺利突围,还有来自身高的恶意压制,他干脆转火周泽楷,“你还帮着他挡你还帮着他挡???你们狼狈为奸太过分了!还有没有天理了!周泽楷你给我让开让开让开!我今天一定要PKPKPK不PK不是人!”


周泽楷根本没有听,也不知道具体是在想什么,他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叶修,正巧叶修也半抬起眼皮看上来,那双黝黑的眼瞳里清淡地浮着一层笑意,两个人眼神儿对上的那一瞬叶修还特别应景地“嗯?”了一声给他,好像在问他“你有啥事”。


完全只是单纯地把周泽楷当个屏障用了。


 


周枪王不会说话,但是周枪王很会动。


于是周泽楷面无表情地也“……嗯”了一声给叶修,接着加快了脚步。


 


 


TBC.


我需要留言来爱我,快来爱我

评论

热度(217)